股票代码 000681.SZ
中文 | English

10款民国教师 总有一款适合你【视觉日历】

2017-09-10

9月10日,是第33个教师节。尊师重道是中华民族自古以来的传统。但真正提到教师节,则要追溯到民国那段风雨飘摇的岁月。
 
1931年教育家邰爽秋、程其保等人联络京、沪教育界人士,在南京中央大学集会,议定6月6日为教师节。尽管这个教师节没有被当时的国民党政府承认,但在中国各地产生了一定影响。
 
民国时期的大学教师,大部分会通中西、古今。
因着民国特殊的社会环境,各种思想交织碰撞。
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观点,也就在课堂上形成了不同的教学风格。
他们谈古论今、旁征博引,态度严谨、求真务实。


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学生,培养了大批英才。
 
题外话:小编本就对民国有种说不清的情愫,对于这一时期的青年才俊更是钦(hua)佩(chi)有(dao)加(di)。
 
图片来源:fotoe/视觉中国
 
林语堂先生与花生米
林语堂先生在在东吴大学上英语课,开学第一天带了满满一包的花生米,课堂变成了茶话会,并用英语侃侃而谈花生之道:“花生米又叫长生果。诸君第一天上课,请吃我的长生果。祝诸君长生不老!以后我上课不点名,愿诸君吃了长生果,更有长生。”学生们哄堂大笑。
 
原谅小编只看到了“以后上课不点名”。
 
 
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 
梁启超先生的“戏剧表演”
梁启超先生给清华学生上课时,走上讲台,打开讲义,眼光向下面一扫,然后是简短的开场白:“启超是没有什么学问。”接着眼睛向上一翻,轻轻点点头:“可是也有一点喽!”既谦逊又自负。另据梁实秋等人回忆,“先生讲到紧要处,便成为表演,手舞足蹈,情不自已,有时掩面,有时顿足,有时狂笑,有时叹息;讲到欢乐处,则大笑,声震屋梁;讲到悲伤处,则痛哭,涕泗滂沱。”
 
感觉听完一堂课会跟看了一场话剧一样精彩~
 
图片来源:fotoe/视觉中国
 
鲁迅先生的“高冷”课堂
20世纪20年代初鲁迅在北大国文系兼课,不少外校学生也慕名前来旁听。据当时的旁听生鲁彦回忆:他讲课时既不威严也不慈和,既不抑扬顿挫,也无慷慨激昂的音调,他的脸上也老是那样冷静,薄薄的肌肉完全是凝定着的。然而,他上课的效果却是出奇的好,教室里经常突然爆发出笑声,笑声里混杂着欢乐与悲哀,爱恋与憎恨,羞惭与愤怒……冯至也回忆听鲁迅讲课,与读其文章一样,在引人入胜、娓娓动听的语言中蕴蓄着精辟的见解。
 
这样的“高冷范”可不是什么人都能hold住的。
 
图片来源:fotoe/视觉中国
 
吴宓先生的“绅士课”
吴宓先生教学态度严谨,给学生批改作业,字迹工整,笔画粗细好像印刷的一样整齐。另外吴宓先生也颇有绅士风度,在西南联大讲红楼梦研究课时,他见有些女生没有椅子坐站着听,他停止讲课,马上从旁边的教室搬来椅子,等女学生坐好,才开始讲课。
 
我脑中此刻是充满幻想的……
图片来源:fotoe/视觉中国
王国维先生的“说一不二”
王国维先生上课从不迟到早退,上完课就走,风雨无阻。有回,王国维讲《尚书》时,当堂告诉学生:“这个地方我不懂。”可当讲到他研究有素的问题时,他则说:“我的研究成果是无可争议的。”这种有一说一、认真求实的态度很让学生们佩服。
 
此处不应有调侃。

 

徐志摩与陆小曼合影。图片来源:fotoe/视觉中国
 
徐志摩先生的郊外“写生课”
20世纪30年代初徐志摩到北大上课,有时干脆把学生带出教室,到郊外青草坡上杂乱坐着或躺着,听着小桥流水,望着群莺乱飞,让学生和他一起畅游诗国。即使在教室上课,也颇潇洒随意,有人曾描述:“先生常口衔纸烟进教室,放脚于椅上或坐于书桌上讲书,在其蔼善面孔与疏朗音调中时时流露诗意之灵感,刹那间,和谐而宁静浑圆的空气,充满教室。有时使人感觉似在明月下花园中听老者讲美丽故事之神情。”
 
默默问一句,教导处主任会不会有意见?图片来源:高延智/视觉中国
 
黄侃先生“随心随性”
语言学家黄侃在北大任教时,每次授课讲到精彩要紧处,便戛然而止,说道:“这里有个秘密,仅仅靠北大这几百块钱的薪水,我还不能讲,你们要我讲,得另外请我吃饭才行。”他平时只管讲课,从来不给学生布置作业。临到期末考试,他不肯看考试卷子,也不打分数。教务处不同意他这种做法,最后,黄侃被逼急了,就给教务处写了一张纸条,“每人80分”。意思是,80分最合适,弄得教务处无可奈何,也就随他去了。
 
这样调侃自己东家给的薪水真的好么……
 

图片来源:罗军/视觉中国
 
胡适先生的课堂演讲
胡适先生讲课从不发讲义,自己也没有讲稿。柳存仁先生在其《记北京大学的教授》文中写道:“胡先生在大庭广众间讲演之好,不在其讲演纲要的清楚,而在他能够尽量地发挥演说家的神态、姿势,和能够以安徽绩溪化的国语尽量地抑扬顿挫。并因为他是具有纯正的学者气息的一个人,他说话时的语气总是十分的热挚真恳,带有一股自然的俊气,所以特别能够感动人。”
 
听这样的课,应该是一种享受。毕竟先生目光如(wen)炬(rou)。

图片来源:楚林/视觉中国
钱玄同先生名册靠前分数靠前
钱玄同每次上课,总先在课堂外等候,钟声一响,立即走上讲坛,用铅笔在点名簿上一“竖”到底,也不细看学生们是否全到齐,就立即开讲,口讲指画,滔滔不绝,而且从不带书本,也从不考试,每学期批定成绩时,他是按点名册的先后,60分、61分……如果学生有40人,最后一个就得100分,40人以上,就重新从60分开始。
 
第40人和第41人也许想谈谈……

(左起)周培源、梁思成、陈岱荪、林徽因、梁再冰、金岳霖、吴有训、梁从诫合影。图片来源:fotoe/视觉中国
 
金岳霖先生喜欢红色?
金岳霖教授上课时要提问,学生太多不可能都叫得上名字,于是,他就叫道:“今天,穿红毛衣的女同学回答问题。”于是,所有穿红毛衣的女同学就都有些紧张,又有些兴奋。因为,能够流利地回答出金教授的提问是件很出风头的事。
 
提问方式很别致,要是穿花色,是不是每个问题都要回答……